肥西赵氏宗族网

优秀家风家训

当前位置:中国家风家训网 >> 优秀家风家训 >> 浏览文章

安徽宣城候潭高氏家诫

时间:2018/7/20 17:46:21
供稿人:本站综合
发布:新闻编辑部

肥西赵氏宗族网祖宗之乐有佳子弟,犹子弟之乐有贤父兄也。子弟以能循祖训爲佳,父兄以能训子弟爲贤。倘无成法昭垂,子孙何所遵守?虽欲爲善,其道亡繇。古者,国有庠序以及饮射、读法之文,党正、闾师之属,后世教化凌夷,其贤士大夫犹能以贻谋穀其子姓宗人,若家训、家诫、世范之篇,命子、训子、诫子之书,名言格论,流播古今。余宗世远人蕃,教规久斁,约束不行,悼心搤腕,用是採辑诸书,櫽括其文义,参之以己见,爲训辞二十条,刊置家庙,永彰法戒焉。后之子孙,入庙而游乎榱桷之下、几筵之旁,使夫朝以诵,夕以维,鼓钟鞀铎,震眩铿鍧,剗除乎积习,泳游乎新闻,煌然而典则备,雍然而礼义兴,油然而忠孝作,俾贤者进修,愚者寡过,是所望焉尔矣。

一、敦孝友

肥西赵氏宗族网孔子称先王有至德要道,谓之孝,故作《经》一篇,以教后人自立身扬名。服劳奉养、承颜几谏,皆孝之事;事君信友、慈幼敬长,皆孝之推,可以动天地、感鬼神,故爲百行之原。至于兄弟,皆吾同气,世人见理不明,或因析産致争,或因妇言啓衅,不知形骸虽隔,其始父母一身而已。人未有兄弟相怨,而父母得安其心者。《中庸》言:“兄弟具,而后父母顺。”此之谓也。爲父兄者居恒子弟侍侧,辄取古今孝友之事,尝爲演说。童稚幼学,以先入之言爲主,久见习闻,则道理成熟,德性若自然矣。

二、厉节义

士君子立身,当自问爲何?如人名垂青史,庙食千秋,要知此等事,立地便可做到。人生世间,无问丈夫、女子,一念所激,金石爲摧。试看古来若龙逢、比干之爲臣,申生、孝己之爲子,缇萦、曹娥之爲女,共姜、伯姫之爲妇,后人过其庙而欷墟,读其书而流涕。视彼偷生忍耻、草木同腐者何如?自今族中倘有烈士孝娥、节妇孝子,皆当奬成其志,收卹其后,以示激劝尊优,使后之人敬慕而则效之可也。

三、重丧葬

慎终之典,圣贤所重。凡附于身、附于棺者,必诚必敬,勿之有悔焉,斯可矣。卜兆得吉,即及时营葬遗亲,以安故者。士逾月而葬,以明无大。故未有不葬其亲者也。吾每见世人亲丧,辄会聚隣里,醉饱连日,哀痛惨怛之意荡焉亡有,又多作佛事,耗费赀财。或信形家之言,经年旷日停昔原野;又或妄揣形势,谋人丘陇,岂知古人鷄骨支离,哀由天性。牛眠协吉福,岂人谋若此?临丧不哀,爲德不淑,以求获福,不亦愚乎?

四、谨祭享

祭以追远也。古者将祭,而斋三日,入室,僾然必有见乎其位;周旋出户,肃然必有闻乎其容声;出户而听,忾然必有闻乎其叹息之声,孝思所格也。是故春、秋祭于家庙,岁时祭于坟茔。荐享品物,称家贫富,要之以诚以洁而已。如或牲醲虽陈,诚敬不至,凉德菲躬,不堪质对,祖考其吐之矣。甚者,家庙与祭偃蹇,不赴坟茔致奠,子姪代行。我既不致其诚,神亦何由来格乎?孔子曰:“吾不与祭,如不祭。”诚之谓也。

五、严嗣续

子舆氏曰:“不孝有三,无后爲大。”凡人中岁无嗣,便当广置妾媵。或又无嗣,则以兄弟之子爲嗣。如无可立,则及群从。此万世经常之道也。若抚立异姓,必起争端,且鬼神不歆非类。纵生时克尽孝养,死后岂能复受其祭,若敖之鬼,不其馁乎?其有身死家贫而子女尚幼者,切勿寄养他人,希图家産。日后或成奴僕,或堕倡优,尤可寒心。族中富厚者收卹而养育之,盛德事也。其有孀妇欲嫁者,则听之。不可容人招赘,万一生子,浊乱宗支。即使长大成名,非我族类,嬀育于姜,虽昌何益乎?戒之听之。

六、时婚嫁

肥西赵氏宗族网《周礼》:“仲春令会男女。”盖男女以正,婚姻以时,古之道也。昔人娶妇遣女,纔取家声清白、年貌匹敌而已。倘泥聘奁之资,迁延选择,过时兴叹,意外生虞,良可痛悼。胡安定曰:“嫁女必须胜吾家者,娶妇必须不若吾家者。”此格论也。司马温公曰:“凡议婚,当问才德何如,切勿贪慕富贵。壻果才耶?今虽贪贱,安知异日不富贵?如其不肖,今虽富贵,安知异日不贫贱?若贪妇家富贵而娶之,彼挟其富贵,未有不轻夫壻而傲舅姑者,养成骄性,爲患不小。纵使因妇财以致富,依妇势以得贵,苟具丈夫志气能无愧乎?”二公之言,真达识哉。

七、肃闺阃

闺门爲风化之本。故《礼》有《内则》之篇。后世若《女诫》、《女训》及刘向《列女传》诸书,皆所以风其节义,使知嚮方也。妇人目不观书识理,閒居无教,佚欲遂生,或冶容而来中冓之讥,或多言而啓家庭之隙,或习歌舞、宴游而废织絍之功,或信师巫、牙妪而丛姦淫之薮。有一于此,足以玷门户、堕家声,可不戒乎?故家法以严爲主。别嫌疑、慎出入,不厌荆布,不纳非间,不辍纺绩,不信左道,不好游观,自然敬则知礼,和则致祥,俭则不匮,劳则不淫,邪慝何自而起乎?

八、端仕宦

古人学优则仕,原以致君泽民,今人生子一登仕籍,便谓好子弟。罗一峰先生初及第时,家书有曰:“所谓好子弟,非好田宅、好衣服、好官爵,一时夸耀乡里也。谓有好名节,与日月争光,足以安国家,风四方奠苍生,垂后世。若只求饱暖、习势利,则所谓恶子弟也。”辛元驭曰:“儿子从官者,闻有人来云,贫乏不能自存,此是好消息。”包孝肃公尝刻石堂东:“后世子孙仕宦,有犯赃滥者,不得放归本家,亡殁之后,不得葬于大茔之中。”其严如此,若不以此爲法,出则冒滥科第,负国殃民,归则挟制有司,凌傲宗族,名污青史,祸遗子孙。岂吾所望哉?

九、劝学业

肥西赵氏宗族网儒者,四民之首。自古帝王、卿相、圣贤以及庶人,无不学者。周公日读百篇,孔子韦编三絶,汉世通经之儒多位至封侯者,故儒术尊焉。先儒有言:“士君子三日理义不交于胸,便觉面目可憎,语言无味。”张弘靖曰:“挽二石弓,不如识一丁字。”由此观之,人可不学乎?每见缙绅之子,既耻农、商、工伎之业,又无驰射击剑之能,半世沉沦绮罗酒肉,周身举止肥重愚騃,及至文士名流壶觞讌集,考论今古,谈艺赋诗,则张口如坐云雾之中,低头惟有塞默之态。辱父兄取讪咲,岂不哀哉?人若奋志爲学,随在皆可有益。遇名儒老宿则师事之,闻异书则借观之,嘉言善行则记録之,人有好文字则手録而慕效之。如此,何患学业不成乎?故门第、贫富、资秉之说,皆不足以限好学者也。爲此说者,自暴弃者也。

十、崇文术

文者,贯道之器也。古人鸿才博学,溢爲诗文。上之歌诵功德,荐享郊庙;次亦风雅流传,脍炙人口。若谓文士必陷轻薄,高才多以凶终,则古今来,如子游、子夏、荀况、孟轲之渊源道德,枚乘、贾谊文著西京,张衡、左思赋凌百代,以及昌黎起衰,杜陵诗史,欧阳三苏冠冕当世,喝尝不享盛名、保令终乎!但子弟当先器识,后文艺,斯爲定论。若其恃才傲物,放诞踰闲,吟成五字,神厉九霄,落楮千言,气凌五岳,加以刺讥时事,侮弄缙绅,以易谢之春华召无穷之实祸,则又吾所不取也。

十一、睦宗族

宗族者,祖宗之分派。祖宗爲根株,子孙爲枝叶。千章之木,垂荫扶疏,见者神耸。使一干独盛,馀枝藁落,则亦非嘉树矣。然则厚宗族乃是厚祖宗,厚祖宗仍是厚自己。古者,同井之众,尚且同其生死,互相救援,况同姓乎?今一族之中,各守本分,无相侵夺,贤愚相安,患难相卹,疾病相周,寇盗相诘,贫富不相耀,贵显不相凌,岂不雍睦成风矣乎?其有搆争,势不容已,则当度其曲直,共持公道。次则譬晓讲解,毋使轻扞有司。不得托言省事,闭户不问,视爲乡隣之斗也。

十二、教子弟

肥西赵氏宗族网人之材质,各有不同。惟上智不教而成,下愚则不可教。其馀中材,则皆须教也。若云子弟何与人事,则是弃芝兰玉树而种荆棘于庭阶,可乎?陶渊明一生旷达,而命子、责子诸诗,拳拳切至。杜陵讥之曰:“生子贤与愚,何其挂怀抱。”以文爲戏耳,岂其然哉。唐柳公绰、宋韩忠献公亿,教子最严,其子孙皆贵显,无比效可覩矣。大凡教子之法,以童稚时爲始。今人见其子幼则怜之、爱之,此最是大病痛。盖儿数岁时,识人颜色,知人喜怒,便当训诲。切不可示之以欺,示之以傲。若咨其所爲,以非爲是,应诃反笑,养成骜慢之性,后虽捶挞,至死而不改矣。如此,则子终爲逆子,父不得爲慈父,所伤不亦大乎。

十三、勤职业

肥西赵氏宗族网自古圣世,朝无旷官,国无游手,是以安土重迁,姦僞不作。管仲相齐,参国伍鄙,四民之子,各世其业,罢士无伍,罢女无家,而齐以伯,无怠旷也。故择术辨业,则爲志士;好逸恶劳,终爲庸人。每见世人,或倚祖父所遗,饱食安坐,不思变计。又或家无恒産,甘心市井,渔利攫财,以爲得意。不知无源之水,涸可立待。及至计无复之,爲盗贼填沟壑,追悔何从。陆象山先生尝爲词以劝子孙,有曰:“劳我以生天理定,若还懒惰定饥寒,莫待饥寒方怨命。”谚曰:“积财千万,不如薄艺随身。”人可以逸豫而废职业乎?

十四、尚节俭

肥西赵氏宗族网《颜氏家训》曰:“生民之本要,当稼穑而食,桑麻以衣。蔬菓之蓄,园场之所産,鸡豚之膳,埘圈之所生。爰及栋宇、器械、樵苏、脂烛,莫非种植之物也,能守其业者,闭门而爲,生之具以足。”余尝絶叹,以爲名言,人生如此,亦不啬矣。今富贵之子,以侈靡爲大家举止,以俭朴爲田舍翁。一衣之费,值数十缗,一匕之供,没中人産。及至财力耗竭,冠婚、丧祭诸大事,反致苟且不能成礼,岂非大惑。柳玭戒子孙曰:“先君兄弟三人,俱居清列,非速客不二羹,胾食齕卜瓠而已。”东坡暮年食惟一爵一肉。古人俭德如此,故能保重名。若石季伦辈,骄奢自咨而卒蒙显戮,有何乐乎?

十五、慎交游

古人以论学取友爲急。盖德业非友无以进,闻见非友无以广,名誉非友无以立也。昔陶母剪髪爲子延宾,王珪之母见子交房杜而知其必贵。士子声名未立,结纳贤豪,自然志趋高明,足致闻达。是以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与恶人居,如入鲍鱼之肆。故君子定交必择之严,本之以诚信,将之以敬让,处之以慎密,然后情好可久,祸患不生。今人家恶子弟,每喜通轻侠、昵淫朋,见利则争进,卖人以求合。或对先辈父执而箕踞饮敢,剧谭大噱。又或露才扬短,洩言败盟。诸如此类,使人目之爲四凶五鬼,则又不如闭门省事,作絶交论矣。

十六、止贪惏

欲不可纵,志不可满,故曰: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凡人之贪,由于不知止足也。袁氏《世范》曰:“人生世间,自有知识以来,即有忧患不如意事。小儿呌号,皆其意有不平。自幼至少,自少至老,如意之事尝少,不如意之事尝多。虽大富贵之人,天下之所仰羡,以爲神仙,而其不如意处亦自有之,与贫贱人无异。”此言人皆有所不足也。圣贤素位,只是当下便知足耳。故天下惟贪人最愚,惟贪人最苦。即位极人臣而尤多乞恩泽,以爲子孙之基,田连阡陌而尤广设机谋,以吞贫人之産。目营手规,心枯髮白,自以爲肥身家、长子孙之计,岂知其覆身家、殃子孙即在此一念中耶。

十七、远势利

天道十年而一变,或先富贵后贫贱,或先贫贱后富贵,循环无定。而势利之人,奔趋颠仆,朝走甲、暮走乙,甘爲倚门之桃符,逐羶之蝼蚁,何其劳与?独不思富贵可失而复得,名节岂可失而复得耶?人见营谋而得进者,便以爲能,不知时命苟至,虽不求亦获也,徒丧所守而已。见恬退而不达者,便以爲拙,不知时命不至,虽求亡益也,适成其高而已。由此观之,竟何益哉。且此辈易合轻离,貌善心狠,及至患旤之来,平日刚介不合者或反哀怜,而柔佞趋承者即生排挤;吮痈舐痔之行即扼吭噬脐之手,改头换面,倐忽万端。以后子孙万不可以势利玷家声,遇势利之人,皆当深恶而痛絶之。

十八、戒荒湎

肥西赵氏宗族网夫酒,所以合欢,所以行礼。古人宾主百拜,终日饮而不得醉也。近日世禄之家,飞觞浮白,倡优杂踏,饮人狂乐,每丧威仪。至于村郎行酒尤属猥鄙,或家酿已竭而索取不休,或众宾欲起而屡肘不顾。有识旁观,代爲入地。自今里中,社腊会聚,公私讌饮,皆当以礼法自持,毋得倡造酒史,自立席纠,倾盃苛罚。人或不堪,即生嗔怒。又或醉后多言,发人阴事,一座之间,矛戟忽生。旤患之来,实由于此,所宜深戒。昔郑康成饮三百杯而温克自若,大儒气象自是不同。若竹林诸人,囚首泥饮,得罪名教,愿勿效之也。

十九、絶争搆

人之有讼,两造具陈,胜负难期,盖有所大不得已也。即使有司公明可恃,尚不可爲,况未必然乎。且乡里所争,不过侵占地界,埔欠钱物,及凶悖凌犯耳,未始不可讲解也。今人小不忍,每至丧身亡家,悔之无及。幸而得胜,辄自以爲豪,而不知财力已耗大半矣。又有奸黠之徒,专以教唆爲事,倾险百出,及至两家事定,怨归一身,人诛鬼责,血胤无遗,真可痛哭。古人有言“强梁者不得其死,好胜者必遇其敌”。孝友先生朱仁轨尝语子弟曰:“终身让路,不枉百步;终身让畔,不失一段。”人若以争竞爲戒,以退让爲主,所得不已多乎。

二十、修谱牒

家乘之与国史一也。家乘所传,足以补国史之未备。乃作史者有实録、章奏可稽,稗官野史可採。家乘则不过父祖之所述,故旧之所传补而已。故近者或三十年,远不过五十年,辄复纂修补辑。盖世近则闻见未远,老成未谢。若因循废格,代久人演,即有纪録,皆附会影响之谭,无所援据,徵信喝从?甚有子孙求其祖父名号不得者,可胜悼哉。余家乘不经修辑者近百年,所存旧谱皆兵燹之馀,规模不具,余惧其久而佚也,用是研精覃思,发凡起例,芟其芜陋,订其譌舛,益以序録传记之文,分爲十卷,历一载而书成。若夫表章先世,奬劝来兹,文不近于夸,质不隣于朴,务爲可信可传,则爲谱者之意也。后之人遵途而行,以时而增,其斯爲善继者乎。

推荐产品

牒谱资料展示

最新更新字辈

BioMsn 百慕生物 美又好建站服务 成都吨袋生产厂 江苏考试书店 青岛远东机动艇有限公司 中山市古镇进财冈南灯饰配件加工厂 江苏国富锦贸易有限公司 文登市佳华塑料厂 贵州鼎立和泰建设工程有限公司 SHAERYI莎尔依-北京心海佳丽服装服饰有限公司 信宜市现代中兴门业有限公司 平邑佳信木制品厂 汕头市潮阳区城南艺新玻璃加工厂 杭州玖五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南京普泰环保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最有效的减肥药排行榜 重庆紫龙物业管理有限公司 三五电子网 广西二手房网 广州市凯锐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中华文化促进会美育工作委员会 阿凡提英文童书馆 赤峰市明海化工有限责任公司 安居集 上海国仪电气科技有限公司 东莞市友信塑胶原料有限公司 济南金万丰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东莞市华固电子有限公司 艾里特建筑装饰 禹城市金刚健身器材有限公司 贵州欧捷教育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北京奥瑞特国际照明工程有限公司 佛山市三水科多盈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成都内藤门业有限公司 桥西区好又快电器维修中心 上海旺弘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 北京中外科技有限公司 北京涉微世科技有限公司 青岛冰泉制冷设备工程有限公司 北京晏清湾商贸有限公司 ppnba直播吧飞飞CMS官网论道网洋创支付吧